锦鲤先生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新年参拜[阴阳师/八百比丘尼x凤凰火]

窒息而亡

愁城:

#八百比丘尼x凤凰火


#转载请注明作者 @ 赵愁城




十三个铜板,还有掌心大小的一袋豆子。凤凰火叹息着又数了一遍,还是十三个铜板和一袋豆子。


这聊胜于无的一袋豆子,还是那女人惹麻烦那次留下的。


“古时候没有货币,都是用五谷来供神。相比富贵人家的小恩小惠,这是我一个游方之人仅剩的口粮,其中的心意,凤凰大人一定会满意的。”那个女人这么说。横竖道理都在她那里就是了。


明天就是新年了,这十三个铜板和一袋豆子,就是今年凤凰神社收到的全部供奉。已经穷成这样了,昨天居然还有人想趁月黑风高偷窃功德箱!对于这样的小贼,当然要用凤火略施惩戒。


“鬼啊——”小贼吓得眼泪飞飙。


鬼?真是无礼!


现在想起这件事,凤凰火还是心有不平。


没有供奉。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可想?乡野之人,只懂得祭祀那些带来眼前好处的神灵。凤凰大人既不像稻荷神那样直接保佑五谷丰登,又不像诹访神那样保佑风调雨顺。这里也只有过路人会投一投铜板,表达一些随便的敬意。


失去供奉的神会堕落,甚至会消失。凤凰火想起曾经听说的一目连的事,他以前也是掌管风的龙神,却不仅失去了眼睛,还失去了供奉,最后只好堕落为黑暗世界的妖怪。


“绝不可以堕落啊,凤凰大人。”


如果有一位神官,或者巫女在这里……


凤凰火突然又想起那个装神弄鬼的女人。


号称是比丘尼,却穿着一身神职打扮,还有那种妩媚里带一点厌倦的眼神,还有那暧昧不明的笑容……


不,还是别找她帮忙了。那个可疑的女人,才不会带来什么好事呢。


钟声响了。


悠久的除夜之钟,自远山之间一声声传来。


夜色正苍茫。夜空无月。寺庙的灯火,在凤凰神社这边清晰可见。


到了明天,城里的贵人与贵妇,都会换上盛装,冒着严寒,在山道上,向着那些寺庙缓缓游行……为什么这热闹就不能属于凤凰神社呢?


凤凰火默默双手合十。


“如果谁能让凤凰神社排起新年参拜的队伍,我……凤凰火,愿为他做任何事来报答!“




“八百比丘尼不在。”神乐道。


凤凰火一怔,又追问:“那她去哪里了?”


“不知道。”


“不知道?”


“嗯。她昨天就出门了,走得很急,大概是要赶着去远方参拜吧……您的脸很红,是身体不舒服吗?来喝杯热茶吧?”


——结果几乎是落荒而逃。


凤凰火真想嘲骂自己一顿。矛盾挣扎一晚上,还一大早跑来,结果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在家。


——还好她不在。那个居然跑来找她来帮忙的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想着想着,又到了凤凰神社的鸟居下面。


因为有凤凰大人的庇佑,这附近总是很温暖。但是,再温暖的地方,只要没有人烟,还是冷清。


但还是要打扫。


凤凰火叹息一声,将飘落的杂叶清扫成一堆,随便甩了些火星,“呼”的一下烧成了一丛火苗。


“哇呀!”


凤凰火听见这声哀叫,急忙转过身,居然看到一个背着满满一篓小鱼的河童,正捂着头顶的圆盘,瑟瑟发抖。凤凰火急忙将火熄灭了。


“呼……得救了……要是盘子里的水干了就糟糕了……”


河童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拜殿前面,恭恭敬敬放下了鱼筐,拜了两拜,又拍了两下手……


等等,这是要……参拜?


河童默默许完愿望,羞涩地一溜烟走了。凤凰火看着拜殿前的一筐小鱼,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这时身后又传来了喊声:“神社帮忙的大姐头,来抬一下神酒啊——”


凤凰火恍惚了一下,才明白是在喊自己,结果居然看见一只小小的狸猫,背着一个巨大的酒坛,气喘吁吁的模样。虽然被叫做“大姐头”让凤凰火有点别扭,但她还是帮着他们把酒摆在了拜殿前面。


“神明保佑,日日有美酒,年年有丰收!”


这祝词还真是直白。


“谢谢了大姐头!”


嗯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次出现在视野的,是个扭来扭曲,晃晃悠悠的人影,旋风般地接近了,手里似乎还拿着武器。凤凰火隐蔽身形,定睛一看,除了最上面的脑袋之外,在宽大的袍子下面,居然还有两个小脑袋——原来是镰鼬三兄弟。


“二太郎,三太郎,快一点啊。”在上面的脑袋说。


“大哥,已经很快了!不然你在下面走哇……”最下面的脑袋讲。


“嘘,安静,过了鸟居就是神域了呀!”


哗啦啦的一袋金钱,全都倒在功德箱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神明保佑我三兄弟无往不胜!”


人影晃悠悠地又走远了。


凤凰火越发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忽然来了这么多生面孔的妖怪?而且所求的内容又各不相同……到底是出了什么奇怪的传闻?怀着疑惑,凤凰火便往他们来的路上飞去。山路上,各种各样的妖怪络绎不绝,竟仿佛百鬼夜行一般。甚至连弱小的天邪鬼,也都混迹其中……


“凤凰大人啊,保佑俺,别老是被叫成红屁股鬼了……”


“凤凰大人啊,求您让我的鼓声响遍全国。“


“我希望我的鼻子可以长得好看一点……”


这实在是有点不对劲。凤凰火想。


凤凰神社的四周,一直以来都布置着古老的结界。普通杂妖根本不可能踏进一步。所以从很久以前,普通的小妖就几乎在这一带绝迹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这里做什么?”凤凰火质问。


缠绕着注连绳的古老大树下,“那个女人”正坐在那里。


这棵大树,在凤凰火获得意识的时候,就已经被当做神来供奉了。所以这也是她十分珍视的大树,并不喜欢别人接近。


就算是“她”也是一样……不,正因为是“她”,才绝对不行。


“不做什么,只是和故人叙叙旧罢了。”


盛装的巫女扶着铃杖,慢慢站了起来。


“但你不是一个人吗?”凤凰火道。


“所以你来了呀,正如占卜所示。”那个女人微微笑道。


凤凰火一时语塞。


“还满意吗?新年参拜的队伍。虽然都不是人类,但也算得上香火繁盛了。”


“什么?”


凤凰火刚脱口而出,立刻就领悟了她的意思,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个人……对结界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做哦,结界是完整的。凤凰火大人应该也能感受得到吧。我只是散布了今年‘惠方在南’的消息,说在南方许愿说不定会有意料不到的收获,他们就开开心心地来了。”


她说的没错,结界确实并没有破损。


“那么,他们怎么会进到结界里来?”


“大概因为他们是诚心来许愿的,所以‘那位大人’就放他们进来了吧。”


“那位大人……”


“这里真正的主人,凤凰大人啊。”


居然在我面前,摆出了一副与凤凰大人极为熟悉的嘴脸,这个女人……


强行将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凤凰火忽然想起刚才对话中一件在意的事:


“所以今年‘惠方在南’?”


“是我随口编的。”


“!”


“因为你这里就是京都正南方,所以就这么说了。”


“……”


“啊啦,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嘛。本来‘惠方’这种东西,就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从没听说过呢。”


这也太随便了吧。


“你这个女人啊,会遭天诛的吧。”凤凰火叹息道。


“要真是这样,就必须要感谢上天了。”


那个女人居然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注视着凤凰火。


“说起来,凤凰火大人,应该也是许过愿的吧?”


她那双好像没有温度的眼睛,看上去那么深邃,好像能将人吸进去似的。


“许愿”……


凤凰火的心忽然跳得快了。


她突然想起自己昨晚的那个默默许下的愿望——只要有人能让神社前面排起长龙,她愿意为之做任何事来报答。


她早该察觉到的,这个散漫的女人,才不会无缘无故对别人伸手相助。


可是,这这是她暗中许下的愿望,这个女人怎么会得知?难道她的占卜真的那么准确?只要抵赖掉……


不行。


好像有一股奇特的魔力,从那个女人的眼睛里幽幽地传来,直将她攫住。好像不仅自己之前的许愿,就连此时此刻所思所想,也全部被她看了个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个女人似乎逼近了她一些。完了。已经不能逃脱了。


只要不危及凤凰大人……但是,如果她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忽然,下巴被轻轻捏了一下。凤凰火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然后唇上传来了一种柔软的感觉。


好像是红豆汤里漂浮的年糕。


“剩下的事情先欠着,以后再做吧。”


那个女人在她的耳边轻轻低语着。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1)
  1. 锦鲤先生愁城 转载了此文字
    窒息而亡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