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先生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肖根/AU?】小豹子汽修(上)

*去实习出来遛弯儿的路上看到这家名字诡异的汽修店,抑制不住脑补的洪荒之力。

*也不算是AU,延续原设定如果她们在互相都有点嫩的时候,稍微早些见面?

*略跌宕的夜间小甜饼,本来想一发完,但竟然完不了。

++++++++++++++++++++++++++

root心情很糟,这一次接的活由于委托人急着玩儿火,自己先挂了,她自然是没赚到多少,还被一群武装充分却枪法捉急的黑帮分子追赶。 全仗着他们的头儿有钱——她咬着牙打着方向盘,躲开车屁股后面密集的子弹。

其实root自己并不怎么喜欢上演公路狂飙这种戏码,天气很热,亡命火拼过后几缕头发全都黏在了她的脖子上, 对方把她的车突突出了一排洞,有个子弹好死不死打坏了空调,闷热的车里收音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放的音乐,电子音焦躁的鼓点让她的心情真实地陷入低谷.......该死。

她甚至没有空闲的手去关了那个滋滋啦啦要命的收音机,大腿上的伤口不停地向外渗血,她得摁住。

几近报废的车在路面上疾驰转弯,东拐西拐可算是甩了尾巴,却漂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里,轮胎沿着坑坑洼洼的路面缓慢前行,人生地不熟的root扶着方向盘在车里东张西望,寻找一个可以落脚包扎伤口,或者可以换辆车的地方。

午后的太阳够毒辣,地面上的水分被完全榨干,扬起一层干燥的尘土,疼痛带来的眩晕感和天气简直要令root随时昏过去,她眼冒金星地趴在车窗沿上,麻木地看着道路两边的建筑,直到一个明显的洗车位和堆放起来的轮胎进入了她的视线——旁边还有个便利店,老板显然是躺在太阳椅上睡着了,脸上还盖着报纸,完美。

root开进停车间,摸了摸后屁股兜,笑的一脸灿烂推门下车,一歪一歪地走到打瞌睡的工作台小哥面前“hello,请问这里还有修理服务吗?”

晕晕乎乎的小哥闻到血腥味之后皱了皱眉头,等睁眼看清楚眼前的女人和她的满目疮痍的车后,如梦初醒般惊恐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准备报警,却看到眼前黑洞洞的消音管。

小哥放下电话,“ok , ok , we good , 但是我不会修车。”

“真的。”看到root的表情,他赶紧又补了一句。“我给你叫别人,”说着他抬头冲着屋中大喊“shaw?”

root见状迅速一拳把小哥打晕,她不想吸引来更多的注意力,而车库的后门此时被打开了,一个穿着汽修服的小个子女人从嘟囔着从里面走出来。

“fuck David,你下次记得别用你那个破锣嗓子叫我你完全可以敲......”

root确定小个子抬头的时候看到她拿着的枪了,对方像箭一样冲到她身边,不等她抬手动作膝盖就狠狠地挨了一下,速度快到令她尖叫,等她反应过来要动手反抗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车库的水泥地上,一只胳膊被扭到腰后,另一只被对方攥着扭向脸部,手上的枪指着自己下巴。

“wow,这个身手用来修车可惜了,”

“少废话,你拿着枪,到底来干什么的。”shaw歪头用下巴指了指躺在地上的David。root盯着骑在她身上的人,黑色的碎发从蓝色制服的帽子下垂下,深邃的眼睛藏在帽檐的阴影里放着光,高挺的鼻子因为愤怒而皱起。

“我被黑帮追杀了,只是需需要一点点帮助,我没有对你的小收银员开枪,他看到我的车了并且要报警,我不想惹更大的麻烦,只好打晕了他。”

root少见的说了实话,不知道是因为实在是太疼了没心思编,还是看见了别的什么脑袋有点当机。


身上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松手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把root的枪从她手边踢开。

“听着,我不管你卷进了什么事情,你需要什么我现在如果有就给你搞定,然后你迅速从这里滚蛋。”

root想站起来说话,然而她的肩关节进行了激烈的抗议,她有些狼狈地蹭到一个铁皮柜边上靠住上半身。“你会修车吗?”

“废什么话,我在这里工作。”

“那这里有没有一些医疗用的...”

“没有”,shaw有些不耐烦,“我看到你的伤了,如果有东西我已经帮你包好了。”

“你还会包扎?”root登时两眼放光。

“我是来这里打工的医学生......这不重要,你的车怎么了?”

“我觉得从表面就可以看出来......发动机出了点问题...我不知道,底盘和保险杠好像也有地方坏了,我希望它一会可以开走让我躲避那些人就行就行。”

root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盯着Shaw,仿佛自己真的是被无辜追杀。

Shaw被这么一盯竟然有些无措,似乎忘了这个看似无辜的女人是拿着枪进来的,她瞄了一眼那辆惨兮兮的车,嘟哝了一句需要全面检查就转过身屋里寻找工具。

等Shaw拎着两箱东西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半躺在地上的女人面色苍白,蜷缩在铁皮柜旁不断呻吟,她赶紧放下东西跑过去蹲下来查看她的脉搏,“你还好吗”,shaw拍拍她的脸。

“还好,”root虚弱地抬起头,“可能刚刚你摔倒我的时候腿上的伤口撕裂了。”

shaw稍微感到有些内疚,“我帮你看一下。”她蹲下靠近了root,缓缓揭开裤子裂开的布,如果可能失血过多,恐怕她就得把这位女士不如她愿地交给医院和警察了....

root看着小个子小心认真地用双手向两边揭起布料,突然从后屁股兜里掏出来电击枪对准了毫无防备的shaw的脖子。

“......”

“sorry骗了你甜心,这辆车其实能开,真想再多看会儿你扮医生,不过现在我们得换个地方。”

root看着倒下去抽搐的小个子,迅速站起来,把两箱工具扔到后座,然后把被电晕的人拖进了后备箱。

“感谢赞助,现在我们可以去隔壁买些药品和水......”说着root抬腿跨过了躺在地上的收银小哥David,瘸着走向柜台,使劲拉开了桌子下面的收银箱。

而她大概是可以住旅馆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70)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