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先生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肖根/短完】斜阳归鸟

●假装这是结局






“你可以走的再慢一点,对你有好处。”

“天呐sameen,你把我在家里关了一个月,我真有点还念外面的空气。”

稍稍快一步在前的女人回过头,回头看着落后的小个子,蜜糖色的眼睛里充满笑意。

“你是跟不上了吗sweetie。”

Shaw觉得自己白眼也懒的翻了,这个女人已经这么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她蹲下去正了正狗狗的项圈,然后起身小步跟上。

对于把root禁足的事情Shaw其实觉得有一点点愧疚,但是上个月root刚接受了心脏手术,安装起搏器又搭桥,出院后医生嘱咐她们减少剧烈活动并且要清淡饮食,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千万不要感冒。当时的纽约正在入冬,为了防止事情再出变故,shaw干脆就把root关了起来。

“Everybody want to lock me up.”Root看上去要委屈死了。

“我这是为你好,你出院了,我要去学校给他们上课,没有时间一直盯着你,现在天气变化很大,你不能出去。”

对上Root失望的眼神,Shaw拔出钥匙之前犹豫了一下,“我会每天中午回来给你做饭的。”

“你还要陪我睡午觉Sameen。”

“........好。


这回Shaw坚定地拔了钥匙。

————————————————

现在距机器第二次复活已经有14年了,14年前人工智的能末日决战后,两个老年人把巨大的遗产和责任都留给个姑娘们。面对机器庞大覆盖面积和数量极多的相关不相关号码,Shaw还是决定自己开了学校——相关号码的部分的特工培训最终外包给了政府,Shaw觉得他们以前就做的不错,只是时不时过去给他们指导一下,而自己则扛起了拯救非相关号码部分的全部工作。起初实在是人手不足,她还管Lionel从警局借了一些人,不过由于夜以继日的努力工作,加上一些旧友的帮助(shaw常常惊叹于POI们的职业相当具有多样性,并且两个老头交了很多朋友),现在学校已经规模不小,还有唐希尔公司的资金赞助,学校运作上的事Shaw逐渐不用费心,于是到了50岁后,她干脆把精力全部放在了实操教学上。

而Root假死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损伤,TM不再派给她外勤任务,直接把管理员权限交给了她。所以Root承担起了机器的完善和修复工作,她还把自己的技术粉丝团借给了Shaw,来帮助维护Shaw学校的计算机网络——Shaw的学校网络有世界上最坚固的防火墙,她亲自做的。在休息时间,她就去学校看一看Gen,并把她接回家来照顾。

两个月前root心脏出问题的时Shaw在学校开会,收到了TM的消息之后从会议室里一跃而起冲到医院,扔下一桌子老师一脸懵逼,TM已经给管理员安排好了救护车,不过shaw更快一点,root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她已经在门外站了10分钟。

医院的工作人员花了一些时间才让这位脾气暴躁的madam停止责怪她们,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成功地把shaw从手术室的走廊带到休息室。

手术很成功,尽管TM保证Root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Shaw还是请了两周的假,直到Root出院。

然后自从把Root锁起来,她居然真的开始每天早中晚回家给这个女人做饭,陪她午睡,Shaw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想法,可能她觉得不让Root出门是有些过分,所以她还尽量改变了屋里的通风。

但有的时候Root也觉得Shaw有些过头了,因为她居然不让Root碰狗。

“亲爱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这种手术很常见的,我没想......”

“上次好好照顾你还是14年前,你不是一直叨叨着很怀念,”shaw打断了她,把笔记本递给了坐在软椅上的Root,“适当的玩儿一玩儿你的电脑,4点的时候去别的屋里转转,活动一下,如果我晚上回来的晚,你要按时睡觉,别等着我哄你。”

Root接过来电脑,在Shaw要出门前叫住了她,

“sameen,”

“?”

“等‘感冒将会让你陷入极度危险’周过了,可以陪我去公园散散步吗?”

“Absolutely.”



——————————————

周末冬日下午的纽约阳光很好,穿着厚实的清洁工把路边的积雪铲到树下,公园里大人聊着天,小孩们都在欢快地玩耍。

她们已经转悠了有一段时间了,Root开始渐渐有些跟不上Shaw和狗狗的速度。

“坐一会儿吧亲爱的。”Root最终走到一个长椅前停住。

“那你等一下,”Shaw叹了口气,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你折腾不了多久的表情,从大衣怀里掏出来一个折叠坐垫铺好,“还是要注意保暖。”

她最后和Root并肩坐到了长椅上,Root心情看着相当好,把自家的大狗狗从地上捞到怀里,Shaw抚着金毛柔顺的毛发。

“我还是会时常想起bear。”

“它是世界上最棒的狗狗,而且它活的已经很久了sameen,”Root顿了一下,“and we all do.”

Shaw抬头看着Root,她还是那么美,虽然从黑色针织帽里垂下来的棕发已经夹杂着几缕花白,在阳光下岁月的刻刀在她的脸上留下的痕迹无处躲藏,但她蜜色的眼睛里仍旧流动光彩。

Root发现了Shaw在看她,嘴角流露出甜蜜的笑意,“你最近去看Gen了吗,我生病这段日子里没有联系她。”

“去了,Gen要拿到博士学位了,她说她想来北极光工作,我没有同意。”

“你不该这样打击她,”Root把狗狗放到了地上,让它去树边尿尿。

“以她的能力,如果你不要她,她很快就会被CIA挖走,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头疼。”

“我只是....啊.......”Shaw皱着眉头揉了揉脑袋。

“我知道你不想让她接触到这些,可是Gen在10岁的时候已经能拦截到HR的情报,单从这方面来看,她可能会比咱俩做的都好。”

“Shaw,”Root深吸了一口气,“你还要考虑一点,无论是Reese和Finch,还是我们,都没有继承人。”

“Ok,ok,你说服我了。”

Shaw向椅子背靠去,她们俩都沉默了一会儿,也可能是说累了。她抬眼看着小路对面的草地上的孩子们翻滚着打雪仗,公园里的白桦树光溜溜的枝杈伸进要变红的太阳里。

“Root,我们可能要老了,”Shaw盯着柔和的夕阳,靴子缓缓碾着长椅下的落叶,“我一直以为坐在椅子上逗狗聊天这种事,只有Finch和Reese会做。”

Root没有说话,她把手缓缓伸过去握住Shaw的,抚过Shaw手背上开始松动的皮肤,十指相扣。她能感觉到Shaw在回应她,干燥的温度和指骨贴合的微痛感让她感到踏实。

“We are safe.”

“And become a real weakness for each other.”

Shaw攥着Root的手,偏过头去亲吻Root耳边的白发,狗狗跳上她们的膝头。

Root的脸红到了耳朵, “thanks to hanging the park with me.”

Shaw冲着刚刚经过她们的的小朋友眨了眨眼,

“回家吧,Sam,”她牵起狗,攥着Root的手起身,叫出了不经常用的名字

看着Root在夕阳的余晖里惊讶而喜悦的表情,Shaw张了张嘴。


“我来做汤。”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216)
  1. 沧海轻舟锦鲤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