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先生

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今天晚上天气太好了,干净的夜空,明亮的星星和流淌成小溪的云。

然而最终我还是一个人走在了风景很好的小路上,饿得发晕,路的尽头飘来烤串的香味和快活的嬉笑聊天声。

不是这样的,那包烟已经在我书包里放了一年了,一个小时前我把它拿出来,告诉自己“如果今天晚上我还是会一个人去吃饭,那就不吃了,然后把它抽完。”

步子迈的伟光正的我手机紧紧地攥着兜里的烟,我一直自诩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痛恨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宣泄,然而放弃又损伤了自己立下flag时的仪式感,也许这样做对得起我的胃我的气管,但那又怎么对得起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兴奋的迷走神经和抽搐的心脏。

“这么晚了,如果那家小餐馆没关门,就去吃饭,不行再执行原计划。”

看到路尽头的小餐馆的灯还亮着,不由得惊叹人给自己找个理由退缩有多么容易,不管是去做好事还是坏事。

这么多年了,从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站在原地眼巴巴地望着等一个回头,到等一把课外班下课后的伞,等一件外套,等一句对不起,到今天,等一句那我陪你去,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一样的人,终究奋斗的过程依旧败绩累累。人际关系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寄希望于不切实际的遥远缘分,终究脚踏实地疯狂地对着自己周围的人付出,至少希望能换来一个乐意的陪伴,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付出无门,活的还是像一个傻逼。

一点儿也不矫情,放他妈的屁矫情,多少人对生活灌输着汩汩热情到时候还不是一样变成液体再从脸上的两个洞里再汩汩地流出来,终究免不了俗,到底都是拼了命地去解一个不等式,解出来的结果一定是不公平,到了第二天还是要强行把血条加满,再来面对所有可能会获得的失望。

我靠心气活着啊,怎么就不能给我。

每次想把所有的活力和热情都投向自己在乎的人,却发现对方就是个坚硬且圆滑的瓜,总能巧妙的拒绝你的热情然后收好自己的瓤死也不给你,任你外面惊涛骇浪水深火热它就是不动活儿,时不时给你秀一下自己的瓜皮很好看然后让你消气。


每当这个时候都觉得三次元简直是个黑洞,你要怎么跟黑洞打交道。

不针对哪个时间节点的哪一个人,所有的,所有的结果都一样。我按着教科书上尽力当一个真诚,热情,聪明,善解人意的人,只想要在某个时候我身边的人能拉我一把,等到现在及时的人还是还是一个没有,可以的人永远都不在身边。

我写在这里的话,现在应该看的人,她应该看不见,以前应该看的人已经走的很远很远。

loser,人际关系彻底的loser。


写到这里那包烟早抽完了,明知道书本最公平了,所有学的习都会有回报,所有练习的绘画都会有提高,所有的风吹雨打都会让你感冒,可是你在乎的人似乎永远都不会拯救你。

到现在我还是希望她能冲我笑,我知道这样一切都能过去,再难受也能有理由活下去。

如果今天洗完澡回来的那场雨她能打着伞来接我,就像6年前另外一个人冒着大雨给我拿回来一瓶眼药水,我能一辈子不跟她生气。

如果如果,绝对的妄想。

丧失希望和热情,心灰意冷的生活能是什么生活;冷漠和平庸与死亡有什么区别。



所以为什么不能让我活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