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先生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ET小公举歌曲联文】流浪诗人(中长篇修改未完)

ET ONLY,这次他们AU的是正常人类(严肃脸)

友情提示:慢热,讲故事,时间轴诡异。

[以及写模拟商战写高潮了的我是不是没救]

*食用帮助:领主的形象可以参照果叔早期的电影BODYLINE,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小伙,大王形象直接换套衣服就好了,我瑟兰放哪儿都那么美。

接上次,标题不放章节,章节在文章里。

*还是觉得ooc

*画风要变

**************************************

进到咖啡厅,埃尔隆德挑了一个位置有些偏僻灯光却十分明亮的地方坐下,屁股往沙发里一沉,二郎腿习惯性地,轻车熟路地搭上。而瑟兰迪尔坐下的时候瞥一眼埃尔隆德还在晃动的小皮鞋尖儿,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摆在桌上,静静地盯着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显然是被盯得有些发毛,拿过酒水单递给瑟兰迪尔“你看看你想喝点什么,今天我请客好了。”

 “呃...不是。”瑟兰迪尔指了指埃尔隆德的腿,“还是请你放下来吧。”

 

“为什么?”埃尔隆德肩膀往前耸耸,皮鞋尖儿依旧晃动着。这回瑟兰迪尔索性不说话了,叫来了一边的服务员,“一杯摩卡加杏仁浆。”

 

 “我要一杯黑咖啡,不加东西,谢谢。”埃尔隆德趁着服务员视奸瑟兰迪尔的空拿着酒水单打了个勾,“不要别的了麻煩快一点上。”又补一句话,把眼珠子还盯在瑟兰迪尔脸上的服务员没说出来的那句“还要别的吗”塞回嘴里。

驱走了服务员之后,埃尔隆德把二郎腿放下来,看到对面的人明显放松了许多的神情,埃尔隆德放弃了换条腿搭的想法——他不能再挑拨这位别别扭扭又拘谨的学弟了。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还是你们北方有一些习俗,不好意思我不太了解这方面...”

“没有关系,我只是不喜欢,”瑟兰迪尔打断了他的询问,低下头从手包里拿出了林德尔的笔记,“我们是来讨论这些,你好奇心还挺重的。”

 

埃尔隆德笑笑,修长的手指越过咖啡桌勾过白色的笔记本,“我都忘了是来干正事。”或许他生命中难得紧凑和认真的,长达的两个小时的功课终于有了可以展示的机会。

 

(三)

 

从翻开林德尔的笔记那一刻开始,埃尔隆德就觉得气氛开始有了实质性的变化。不善言辞的学弟变得健谈和好问。笔记里好好学生的风格,和埃尔隆德的倒是完全不同,不过条目清楚的大纲配上规矩而详细的书写方式,给埃尔隆德减去了许多障碍。

聪明人的交流从来都不乏激烈的思想碰撞和精彩的对白,他们从课本枯燥而无味的知识中抽丝剥茧,摸索出一条有着清晰思路的主线,并沿着这条时间线向年代的细节里延展。期间他们在打通各个事件的起因时没少争论,虽然是埃尔隆德赢得机会多一些,但是瑟兰迪尔作为一个只有十九岁的二年级学生展示出来的知识储备量和语言爆发力,还是让埃尔隆德觉得汗毛直竖。

当薄薄一本笔记的内容在被剖析殆尽之后,当瑟兰迪尔急切地翻到下一页却,只发现了一面干净的横纹纸,骤然冷却下来的气氛中默默鼓动着二人彼此内心还不过瘾的叫喧,寂静不到十秒,瑟兰迪尔挂上了一丝略微得意的笑容:“现在,这该死的书本总算是完事了,嗯?”

 埃尔隆德不解地看着他。

“我们来个商战模拟吧。”瑟兰迪尔的笑容愈发灿烂。

林德尔的笔记被推向一旁,埃尔隆德向服务生要了几张白纸和一些咖啡粉,甚至一个骰子——他不是不熟悉模拟,三年级的课程教过类似的东西,只不过这位看似毫无经验的学弟居然对模拟透出了如此的兴趣,惊喜真是越来越多。

瑟兰迪尔拿起笔认真地描画出自己的商阵和领地,闪过银光的笔尖在白纸上划过一个又一个圈,墨点流转着顶头柔和的黄色,再映到他略带侵略意味目光里;埃尔隆德也不示弱,咖啡粉铺撒过每一个他妄图掠夺的地盘,虽然都是学生,讨论实践着局限的内容,他们却有办法把每一个细节都用自己所了解的知识拓展并应用到极限。期间几次埃尔隆德略挑衅地将咖啡粉涂抹到瑟兰迪尔新拓展领地的边界,几粒散落的粉末颗粒吸干了刚刚划上痕迹的墨水,只留下一层浅浅的笔印,他想看到这位学弟桀骜不驯的眉宇间染上愤怒的神色,那可能是认真之外的另一种性感。

不过他失望了,瑟兰迪尔并没有一直如他想象的那样易激怒和缺乏冷静的理智,相反,那些用来挑衅地咖啡粉似乎更成为了他直取目标的激励,不久,埃尔隆德花里胡哨的进攻手段就被逐个瓦解,直到滚落的骰子定格在某个数字,瑟兰迪尔的钢笔把他剩的最后一块撒着咖啡粉的区域圈了起来。

“你有没有想过,呃......或许自己去开展一些商业的行动。”埃尔隆德看了看桌子上的终局,不得不认输。他搅动着已经凉了的黑咖啡啜饮,眼神和语气都是满满的赞叹。他注意到,即便是最后瑟兰迪尔取得了胜利,脸上也没有透出一般模拟赢家那种沾沾自喜的神色。

 

“当然,那是我一定要去做的事,也是我远道来这里的原因。”激烈的争斗结束之后,瑟兰迪尔也是放松了之前崩的很紧的神经,用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刮着浮在摩卡上的杏仁。

“这里的商学院是很好。”埃尔隆德望向窗外,夜色早已蔓延至地面,一个个逐渐明亮温暖的灯光把愈发寒冷的黑夜驱除到街道外。

“我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曾经,”

瑟兰迪尔似乎考虑了很久才说出来这句话,“只不过是衰落了,我需要超越他,取代他,然后一切重新洗牌。”

埃尔隆德转过头,看到窗外的灯光在瑟兰迪尔的脸上修饰出优美的阴影,他听出了那句话的巨大的信息量,也仿佛见到了这位学弟在举手投足,每一丝发梢间充盈流动的骄傲的汩汩源头——聪敏如埃尔隆德,怎么会猜不到对面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有故事。

不巧的是回忆也就是这样突兀地涌进他的脑海,瑟兰迪尔长长的金发让他想起了另外某个和他相识已久的姑娘,而他聪明的劲头和争辩的话语像极了他一位阔别已久的挚友。

瑟兰迪尔打断了他的回忆。

“不早了,我们回去吧。”瑟兰迪尔说着咽下他的最后一口咖啡,把林德尔的笔记递给埃尔隆德,“说实话,我觉得这笔记可一点儿都不是你的风格。”

埃尔隆德意识到显然所谓的学术讨论已经结束,他们收拾掉桌子上的各种东西,搭话似的问了对方的基本情况,最后顺理成章地起身离开。知道瑟兰迪尔还是租着单人公寓的时候埃尔隆德坚持去结了账,他在柜台等找零的时候回了一下头,看到仍立在咖啡桌边上的瑟兰迪尔的目光锁在他身上,里面有他说不出也描述不清的情绪。
“我父亲和我说话的时候,喜欢翘着二郎腿。”埃尔隆德回到瑟兰迪尔身边,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再走进校园的时候,这座宏大而充满着活力的学府已经陷入沉寂,只有东南角上几栋学生公寓还是热闹着。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送到给外地生准备的单人公寓楼下,要分别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

不意外的,柔软长发倾泻在埃尔隆德的肩头和脸颊,微凉的夜风中,埃尔隆德居然也开始有些留恋男孩规整学生服下的体温。

“很高兴认识你。”瑟兰迪尔小声说道。

“我也是,晚安瑟兰。”

 

埃尔隆德松开了他,整理了一下瑟兰迪尔的衣领,看着他的身影闪进了楼门,直到皮鞋的声响彻底消失在走廊里。

 

【又想你一次 ,一次,要怎样才能和你相识。】

 

 

 

 

***************************

最近真的好忙没更文抱歉,这是在11月份的5场考试前最后的挣扎,相信我不会坑,爱没抛弃我的你们么么哒。

 

PS:欢迎来给我这个手癌捉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