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先生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ET小公举歌曲联文】流浪诗人(中长篇修改未完)

ET ONLY,这次他们AU的是正常人类(严肃脸)

友情提示:慢热,讲故事,人设借用少,时间轴诡异。

【序】

  海浪轻轻地拍上礁石,小小的浪花席卷着焦黑的石头,白色的泡沫在坚硬的石头上弹开又顺着凹凸缝隙流下来。埃尔隆德蹲在篱笆旁边,细心地保养着墙内的花草。由于土地质量的原因,院子里的植物并不是很茂盛,只有一些简单的花朵,还有绿绿的苔藓。

粗黑笨重的剪刀意外精巧得修掉一些泛黄的草叶,埃尔隆德坐了下来,泥土沾上了他的西装裤——那是一套看上去已经老旧过时西装,很显然不适合再穿出去参加什么正式的场合,从与学校再无瓜葛开始,这套略显宽松的西装就成了他的居家服饰。并不是没有什么资金来进购一些舒适的棉服,他过的还算宽裕,之前在大学期间做出的种种研究成果和不菲的讲课费用足够他在这个海边的小镇买下一栋别墅和一个不大的院子,贫瘠的海边却正好有这样一块自由而美妙的土地,属于他的,他期盼这个很久了。

  他搬到这里已经一年多,几乎适应了这边一切的生活。粗糙的风携卷着盐粒把他的皮肤磨砺成了健康的颜色。定居海边之前的漂泊生活给他的额头和眼角刻上了象征成熟的纹路,这几年他很少再说那么多话,嗓音不再像当年演讲的时候那么清亮而富有激情,而刚刚过去的那些日子他几乎什么样的工作都做过了。他变了,也成功地摆脱了一个才华横溢年轻教授的身份桎梏——他现在比以往的任何一刻都要自由。

  可能是蹲着的时间太久,埃尔隆德坐下之后只感觉一片眩晕,他索性放下了剪刀,面冲着海盘腿坐好,略高一些的地势让不远处的景色一览无余,咸腥的海风迎面吹来,刮起了他皱皱的白衬衫的领子和他头上略显稀疏的黑色短发。

  盘旋的海鸥发出悠长的戾鸣,埃尔隆德眼神深邃,目光落到了遥不可及的远方,他两唇轻轻地颤动,沙哑模糊地自言自语:

  ”你说过你总有一天要来这。“

 

 

 

 

 

【一】

 开课的第一天埃尔隆德有些莫名地烦躁,今年他们的一些经济史理论的大课安排着和二年级的商学院学生一起上,他不太喜欢这样的安排,商学院的学生总是那样自信过头并且话不是一般的多,他们乐于高谈阔论,恨不得把自己的想法随着唾沫彻底浇透彼此,而他们往往交流的不是什么高深的经济理论,更多是关于他们看似复杂却简单到只用利益就可以维系得很好的人际关系,和一些透着浓烈拜金主义味道的时事热点评论。埃尔隆德俊朗的外表,规矩的头发和整齐的西装服饰使他频频被认为是商学院的精英人才而不是一个文学院的书呆子,所以每次上课前,他不得不礼貌地拒绝一个又一个刚刚从一场激烈地讨论中胜出,试图打算向他宣扬自己高明的想法而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的外系同学,避开人群从后门踏进教室。

 然而几乎是一进门,埃尔隆德就注意到了那个不同寻常的身影——一个高个子的男生。那个人一头金发柔顺地披散下来,抱着几本书不紧不慢地从教室的阶梯上走下去,最后坐定了第三排。看背影就能感受到来自于本人的深深的傲慢和不羁,他显然话不多。埃尔隆德坐在后排看着那个高个子的背影,用手指蹭了蹭鼻子,翘起了二郎腿,把身体前倾,入座的人现在开始多了,他想看清楚一些。

  教室的灯光很明亮,毕竟是一流的大学,教授妙语连珠,一节课讲了不少的内容,学生听的也很精神,大大缓解了课时不足的危机,这让埃尔隆德很满意,而且,他绝对盯了那个身影有一会儿了。

 神秘的高个男生坐在他斜前方,拜自己常年良好的视力和略高一些的身板所赐,能看到他面前的书本,整齐而密密麻麻的笔记写满了隔页一放的白纸。埃尔隆德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后背倚在了凳子的扶手上,看似舒适随意,而其实视角正好能看到他感兴趣的东西。他歪头试了试,从后方的侧面不容易看到高个子的表情,毕竟金发挡的有点严实,但是伸伸头还是能看到小半张脸的,教授说道精彩的地方他倒也没有跟着全班一起哄堂大笑,不过从稍稍抬起的面部肌肉还是能猜出来金发一定是一脸欣赏和愉悦的神情,而且表情一定拿捏的很好,至少配得上他本人散发出来的高傲的气息。

   “Hey,兄弟,翻页了。”

 被用劲儿地推了一下,埃尔隆德怔了半秒然后条件反射唰唰翻起了书,翻来翻去也没对上教授讲的内容,坐在一边的林德尔看不下去了,伸过手把书往前挑了几页。

 “你没在听课啊,“个子稍小一些的黑发男生打趣地看着他,”姿势也不对,埃隆,你到底想什么呢。“

 ”嗯,嗨,林德尔,你什么时候坐到我这里的?“

 ”......刚上课的时候。"

 林德尔绝望地看了一眼埃尔隆德继续游离的目光。

 

 

“所以这就是今天的内容,东西不少,希望大家下节课交过来的论文能和我讲的课一样充实,下课。”教授欢快地合上书本,满意地听着学生们的嘘声,而埃尔隆德如梦初醒地坐直,自己竟然意淫了一个背影一节课,而且刚刚走思地最欢快的那几分钟班里如此安静是因为大家都在听论文要求。

 “这是笔记,你先拿走,按你的速度估摸着一会就能补上这些东西。”下课之后屋里响起凳子弹回椅背噼里啪啦的声音,熙熙攘攘的人群向门口涌去,林德尔把书垒成一摞,给埃尔隆德留下一本白皮的笔记。“我先回到图书馆,你明天可以在逻辑学选修的时候还给我。”

“唔,好的。“

埃尔隆德接过笔记本卷在手里,看着林德尔随着人群说说笑笑的出去,他把钢笔重新放进上衣口袋,靠在椅背上,打算等人走干净一些再动。

 

”你好,这位学长,“

清亮有力的却陌生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埃尔隆德有些惊讶地转过头,眼睛意外撞上一抹耀眼的金色。

”你上课的时候,总是看着我,“

对着发愣的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的嘴角弯出礼貌又好奇的笑容,

”能说说吗?“

 

+++++++++++++++++++++++++++++++

作者本来想改个HE结尾结果愣是把中短改成了中长的剧情==主线内容差不多完结了,刚开学这几天比较忙9.21之前持续放文,争取DEADLINE前放出终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3)
  1. 🐱酱锦鲤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么么哒~
©锦鲤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